<nav id="nctdr"><video id="nctdr"></video></nav>
  • <u id="nctdr"></u>

      1. <code id="nctdr"></code>
        <object id="nctdr"><nobr id="nctdr"><track id="nctdr"></track></nobr></object>

           

            林林總總說北極

            源遠流長的歷史

            頑強的北極生命

            資源開發與保護

           

           

           

               北極博物館 > 源遠流長的歷史  > 北極探險史


          德朗與“珍妮特”號悲劇

            那時人們誤認為,位于白令海峽北口西側的弗蘭格爾島是一塊往北延伸的大陸,而沿太平洋西側往北流動的日本暖流通過白令海峽之后將一直往北,正好為往北的航行開辟出一條水路來。在這種思想指導下,德朗和他的支持者們計劃先沿弗蘭格爾島海岸往北航行,到無法前進時再改乘雪橇一舉到達北極點。為這次考察提供贊助的是《紐約先驅論壇報》老板貝內特,他認為通過專利刊登探險記肯定可以增加報紙的發行量并提高其聲望,便花了10萬美元將一艘游艇改裝加固,用3米多厚的實心橡木加以支撐,以為這樣就可以承受住來自冰層的任何壓力,并改名為“珍妮特”號,然后交給海軍去加以裝備。

            1879年7月8日,“珍妮特”號滿載著各種物資裝備駛離了舊金山。正如34年前富蘭克林船隊沿泰晤士河順流而下一樣,33名船員興高采烈,充滿了必勝的信念。而12月6日在他們轉過白令海峽而進入北冰洋不久,船只就被牢牢地凍住。盡管采取了各種措施,開足馬力、拋去重物、利用絞車拉甚至使用炸藥炸,都無法使船體往前移動一步,只好隨著浮冰向西北方向移動。開始以為,也許過不了幾天冰塊就會松動,但20個月過后,在冰上漂流482.7公里,卻沒有任何掙脫的希望。當漂過弗蘭格爾島嶼時,卻失望地發現,它只是一個小島。船員們都徹底失望了,唯一的希望就是盡快回家。

            1881年6月10日深夜,船體周圍逐漸出現了越來越寬的水面。船員欣喜若狂,以為終于可以返航。但沒過多久,冰層又重新合攏,像把巨大的鉗子,愈夾愈緊,先是船頭變形,后來船體也出現了愈來愈大的裂縫,兩天后,只好放棄船只。那些巨大的實心橡木在冰層的壓力之下破碎了。德朗失望地寫到:“以前人們隨冰漂流總會到達某一塊陸地,但我們沒有這樣幸運,而只是漫無目的地漂流下去,絲毫也看不到任何盡頭!蹦菚r只剩下3只小艇,6個雪橇,23條狗和僅夠33個人60天吃用的糧食。這時雪已開始融化,經一個星期艱難跋涉后,德朗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實:盡管他們以6.5公里/天的速度南進,但洋流卻把冰塊往北沖去,結果離西伯利亞的距離比出發時還遠了45公里。

            德朗把這一發現告訴兩個助手,然后果斷地改變方向,由向南變為向西南。他們把重8噸的東西分裝在3條小艇上,再把小艇綁在雪橇上拖著前進,十分困難。且已有1/3的人由于身體狀況只能照顧自己。7月29日,登上一個小島,進行短暫的整頓和休息后繼續前進,跋涉了約為美國國土東西寬度1/3的距離后,到達了浮冰的邊緣,便分乘3條小艇向西伯利亞的海岸劃去。不幸的是,一場大風把他們吹散,有一艘小艇在海中傾覆,所有人員物資全失蹤。另一艘被吹上了岸,船員幸運地到了一個小村莊而得救,但不知道德朗在哪里。

            德朗乘坐第三條小艇經漂泊后,于9月17日在勒納三角洲的最北端登陸,13個人只有4天的口糧,但仍保持很好的紀律,繼續南進。船員的健康每況愈下,10月6日,離船后的第116天,第一個人死去。這時連吃的也沒了,只好派兩個人去求援,剩下一個個地死去。

            那兩個人費盡了千辛萬苦,碰上了一個土著居民,把他們帶到一個小村子?捎捎谡Z言不通,無法使土著人明白,只好繼續前進,終于找到了從第二只船上逃出來的人。雖立刻組織營救,但冰雪封鎖了北進的路。次年春天,他們搜尋了幾百公里,才找到德朗和伙伴們的尸體和一個他們拼著命保存下來的航海日志,記載著離開“珍妮特”號后140天的遭遇。最后一頁,德朗以潦草得幾乎難以辨認的字跡寫到:“(1881年)10月30日,星期日,第140天。博伊德和戈茲晚上死去,格林斯先生正在死去!

            和富蘭克林一樣德朗的探險也是喜劇開始悲劇告終。但不同的是他雖未到達北極點,卻留下了沿途詳細的書面記錄,使人清楚地了解到弗蘭格爾只是一個小島;而在北極航行中,日本暖流幫不了多大忙;且首先察覺到,北極冰蓋不是靜止的,而是以相當快的速度整體移動,這對后來的北極探險有著非常重要的實際意義。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事實,即在“珍妮特”號被冰塊擠毀3年之后,它的部分殘駭卻出現在格陵蘭島的西南海岸正對著北極盆地的地方,這清楚地表明,北極冰蓋的運動是有規律可循的。

          [上一頁] [下一頁]

            

          久久九九久精品国产综合
          <nav id="nctdr"><video id="nctdr"></video></nav>
        1. <u id="nctdr"></u>

            1. <code id="nctdr"></code>
              <object id="nctdr"><nobr id="nctdr"><track id="nctdr"></track></nobr></object>